Information
オタクの電脳
QRコード
QRCODE
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読者登録
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解除は→こちら
現在の読者数 0人
プロフィール
千言萬語說不清
千言萬語說不清
オーナーへメッセージ
タグクラウド

2018年01月22日

長征漫途從頭邁,豪情律動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艱苦壯烈的二萬五千裏長征之路在曆史長河中熠熠生輝,而紅軍戰士不畏險阻、勇往直前的長征精神也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人。懷著崇敬的心情,在12月初記者與媒體同仁、專家學者一道踏上了蜿蜒曲折的蔥蘢山嶺,重走了一段紅軍的長征之路。耳邊風聲獵獵似乎依稀可聞曾經激昂的呐喊,腳下的塵土沙石也仿佛染盡了歲月滄桑;靜默了百年的古樹枝葉沙沙作響,宛如講述著曾經崎嶇難行、渡江跨河的漫漫長路上,多少英烈心懷家國、多少忠魂埋骨他鄉。


始於江西,“紅色故都”曆史深厚


夜色漸濃,滿載的大巴車伴著皎潔月光從贛州駛向於都,夏蓉高速的兩側山影重重,接連的坡路和隧道訴說著這一路穿山越嶺的旅程。而即將到來的朝陽與霞光,除了翻開日曆中嶄新的一頁,也將標志著此次重走長征之路的正式啟程,恰如劇場大幕拉開時,舞台上明亮璀璨的燈光,尖沙咀婚宴場地My Day,坐落于鬧市中心及兼備巿區罕有的戶外歐式證婚場地及英倫清新風格的室內宴會廳。


望著車窗外的山水美景,曾經曆史教科書裏的文字,在腦海中變成了一段生動的記憶——外敵入侵,步步緊逼危機國運;內亂橫行,革命根據地頻遭“圍剿”。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紅軍開始戰略轉移,轟轟烈烈的二萬五千裏長征就此開啟。


江西於都的早晨天朗氣清,穿上灰色軍裝、紮緊層層綁腿,即將踏上長征之路的“紅軍隊伍”齊聚中央紅軍長征出發地紀念廣場,朝氣蓬勃的初陽為寬闊的場地注入著活力,浩蕩的長征隊伍就此開拔,從中央紅軍的始發地——於都,邁向“紅色故都”瑞金。


我對於瑞金的印象,大部分來自學校書本中的表述,而當親身走進這座在中國革命曆史上書寫了光輝篇章的城市,才更理解了導遊口中對瑞金的描述——這裏是“一村一都市”“一景一紅城”;一座宗祠,訴說著革命的前世今生;一口紅井,浸潤過幾代人的心靈;一片舊址,銘刻著偉人經天緯地的身影;一草一木,留下先烈的血跡;一山一水,訴說著蘇區精神。


在前往瑞金“紅色搖籃”景區的路上,我打開發到每個人手上的行程路線安排表,看到第一個景點“紅井”時不禁有些疑惑和好奇,“紅井”難道就是一口井?當車抵達目的地,率先下車的我看著眼前的情景不禁有些目瞪口呆,因為眼前除了青草綠樹,便只有一口被包圍起來的石井,從外表看來,與鄉野中常見的井口似乎別無二致。而當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慢慢走近“紅井”時,井口後的石碑上所刻著的赤金文字——“吃水不忘挖井人”,讓我恍然大悟,原來這句家喻戶曉的句子中所說的井,便是眼前的這口“紅井”。


我們還有幸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體驗了“紅井”取水。身著灰色軍裝的我們圍在井邊,認真地觀察打水過程,在同心協力打出井水後,大家綻放出喜悅的笑臉。飲一口清冽的井水,遙想當年在毛主席帶領下的紅軍戰士,一鋤一鍬開井口、挖井水,耳邊悠悠回蕩著那首名為《紅井水》的歌曲:“紅井水喲,甜又清哎,水捧清泉想親人,喝上一口喲紅井水,一股暖流湧上心……”


離開了紅井景區,不遠處便是被當地老百姓稱為“一頂紅軍留下的八角帽”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大禮堂,這裏曾經召開了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經年累月,這座舊禮堂的一桌一椅都刻著歲月的滄桑。講台兩旁斜插著的紅色黨旗和上方懸掛著的赤紅條幅,將人們的思緒帶回到了曾經的紅色歲月當中。和身著軍裝的同行夥伴們一起坐在長凳上,望著台上的件件物什,傾聽著工作人員的詳細介紹,身臨其境之中,便更覺感受深刻。


客家味濃,“紅色小上海”風華榮昌


福建省長汀縣與江西瑞金相比鄰,如今已有千年曆史,悠遠的客家文化在這裏留下深刻印記。長汀縣散發著古樸寧靜的味道。走進長汀縣蘇維埃政府舊址的紀念館,入門處便能看見平鋪在整面牆體上的塊塊展板,展板上黑白色的照片訴說著這裏的曆史。而在中間紅橙兩色的亮色展板上,貼著“紅色小上海”字樣,在鎂光燈的照射下引人注目。走進展館,仿真的彩塑人像、桌椅和貨物,讓人更加直觀地通過典型的細節和場景,回想這裏曾經的生活景象,胡菁霖個人分享。


不同於縣城中的熱鬧和擁擠,長汀縣南山鎮的中複村裏,一座古舊的廊橋、一條古老的長街,同樣在史書上留下了筆墨。坐落在蒼翠的松毛嶺下,中複村村口處流水潺潺,一座廊橋連接了兩側河岸,而在廊橋左上的木板上“救國不分男女老幼”八個大字標語清晰可見。工作人員告訴我們,這裏便是當年紅軍的征兵處,前橋的四根柱子上都刻有一條標線,這條征兵所用的標線和帶槍刺的步槍一樣高,身高達到這個高度的青年便可參軍,因而這裏也被稱為“紅軍橋”。


走過簡樸的古橋,一條古道在眼前延展開來。在卵石鋪砌的街道兩側,幾乎每門每戶都插著一面黨旗,微風陣陣、黨旗昭昭。據介紹,這條曾經商賈雲集的古街道,為當年的紅軍長征提供了大批物資,因此便被稱為“紅軍街”。沿著石子路走到紅軍街深處,在觀壽公祠的門匾後側,還懸掛著一塊寫有“松毛嶺戰役指揮部舊址”的匾額,推開高大的木門,裏面古舊的院落便是曾經松毛嶺戰役的指揮部。在這場敵強我弱的慘烈戰役之中,萬餘名紅軍戰士身獻松毛嶺。英勇的紅軍戰士給了敵軍以重創,但卻終因敵強我弱而被迫全線撤退。在觀壽公祠的前方,立著一塊用赤色寫著“零公裏處”的石碑,曾經在松毛嶺戰役中犧牲慘重的紅九軍團便在石塊前的空地莊嚴誓師,踏上了漫漫長征之路。而路行至此的我們,也如同當年的紅軍戰士一樣,接過村民遞來的熱雞蛋、飲上一碗壯行酒,在暮色將至之時開始了新的征程。


由粵入桂,雄關熱血蕩氣回腸


從閩南轉入嶺南粵省的韶關,梅關古道漸漸在眼前延伸開來,從南到北像一條紐帶,把長江和珠江連接起來。梅關古道被兩峰夾峙,虎踞梅嶺,如同一道城門將廣東、江西隔開,曆來是南北交通要道,也是曆代兵家必爭之地。踏上梅關古道前,必經一條蜿蜒的鄉間小路,小路旁的農家屋舍中,生活在此的人們過著寧靜淳樸的生活,時而有家禽從院子中溜出來,卻被我們行進的隊伍嚇得躲了回去。小路兩側的草木蒼蒼,時而有挑著擔子的農家人從我們身旁側身而過,天氣晴好,從高處能眺望到遠處的風景。一路向梅嶺而行,從梅關古道起始處的來雁亭,走到立著寫有“梅嶺”石碑、有“一步跨二省”之說的梅關關樓,兩旁古老的樹木枝葉繁茂,一步之間便是廣東和江西兩省。


在酒海井紅軍烈士墓紀念碑處,我們懷著崇敬之情,為在此犧牲的紅軍戰士們獻上花束。仰望石碑,讓人不禁回想長征歲月裏,紅軍戰士們的英勇奮戰和熱血激昂。從紀念碑前的酒海井向下望去,井下幽深無聲的井水,讓我感到內心深處的寒涼。沉思往事立殘陽,上百名身受重傷的紅軍戰士被棄於酒海井下,而此處曾經灑滿熱血的地方如今已是滿目蒼翠。此刻,仰望著酒海井旁的烈士碑、英雄塚,夕陽餘暉裏仿佛投影著無數在這裏前仆後繼、慷慨赴義的紅軍戰士,他們用年輕的生命澆灌出了如今的草木蔥鬱、繁花盛開。

  

Posted by 千言萬語說不清 at 18:08Comments(0)